新蒲京官网-8883net新浦京-首页

手机终端下载:

当前位置:晋能数字报 第1225期 第4版:文艺副刊

美丽的乡愁 记忆中的年味

  

□吴云飞

  到这周为止,随着绝大部分上班族开始上班,沉寂了十多天的城市重新活了起来,2019的春节算是彻底过去了。这个春节,准确的说是这些年来的春节,除了能带来一个长假,感觉是越来越没什么味道,今年就像去年,一不小心,眨眼的功夫,下一个春节可能就到了。
  按说,现在吃喝拉撒衣食住行都比以前舒服安闲,可是就是怎么也没有以前的年味了。于是,我只能默默地在心里重温一遍那些美好,那些久远的记忆,此刻竟是如此清晰,反倒是近几年的过年,却模糊而遥远。
  过年的标志,莫过于写春联贴春联。那时春联是要自己写或请人写的,刚刚能把毛笔字写得稍微端正点的我,竟然也敢把自己的字贴到大门上去,想来实在是太有勇气。须知那时的农村,虽然没有几个大学生,书法好的却大有人在。春联一贴,年味就出来三分了。传统春联那种喜庆祥和感,配合意蕴优美节律上口的句子,红彤彤地点燃了人们心中的暖意。
  年前的几天,家家户户都会忙着准备年货。没有什么高档的东西,空气中却满是欢乐,巧手的奶奶妈妈姑姑婶婶们蒸出了漂亮的枣花馍和各种面花面点。
  大年初一,爷爷会早早起来在堂屋摆起一桌子贡品祭拜,然后放接神炮,再放个几百响一千响的鞭,大家小孩子也会早早起来出去“抢鞭炮”,就是捡拾那些未响的零星炮竹,然后拿着一个一个放了玩……
  回想起来,即便后来随便可以买个几万响的鞭炮放个够,也绝对体会不到那样的乐趣了。
  初二开始走亲戚了。
  是真正的走。乡间的小路比平时热闹起来,穿着崭新衣服的人们三三两两地到亲戚家去“串亲亲”,亲戚大多都在周围的村子,最喜欢和大人到稍微远点更为偏僻点的村庄去了,一路走一路玩,听大人们边走边聊,看远处近处同是走亲戚的人们把田间小路点缀得生机勃勃。
  最妙的是岁末年尾恰逢一场大雪,晚上的焰火映照出满天飞舞的雪精灵,早上起来一片银装素裹,窗户的玻璃上会结出美丽的冰花,像静谧的森林、蜿蜒的小河、青黛的远山、宁静的村庄、星罗棋布的湖泊,我会静静地看上半天,惊叹于是谁握着这支巧夺天工的画笔,人间哪有如此才情的画师,恋恋不舍于它随着温度上升而消融。
  若是雪后走亲戚则欢乐更多。白雪覆盖了一切,整个世界玉洁冰清,大家兴奋地边走边玩,打雪仗,用树枝在雪地上写字画画,跑到路旁的田野里留下一串自己的脚印,或者干脆故意摔倒在雪地里打个滚……
  走在没有一点杂质和尘埃的乡间小路上,积雪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走过一道坡,登上一道山,回首烟村,恋听雄鸡高唱,小小的胸膛中升腾起一点稚嫩的豪情和依恋。
 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喜欢这种感觉,直至今日,我依然觉得除去这一二十年来技术进步带来的便利和物质丰盈外,那种略带古典的亲切温情和少许田园牧歌的美感还是远胜如今。
  走亲戚断断续续会持续到正月十五,元宵节还会有各种民俗表演和民间音乐会,印象中是镇里统一组织,以各村为单位进行的,比如大家村是舞龙表演,其他村有腰鼓、舞狮、跑旱船、踩高跷、上妆古事、回娘家、二鬼扳跌、牛斗虎等等等等。
  音乐会就是锣鼓唢呐笛子二胡手风琴等组成的大合奏,还要各村进行比赛,热闹而喜庆……
  后来我早早外出读书,再后来为了梦想或是谋生辗转奔走,我与故乡渐行渐远,和记忆中的年味也日渐疏离。其实早几年我还是会每年春节都回去过年的,只是爷爷奶奶已不在了,故乡也和全国各地一样,匆忙急躁地赶路,渐渐丢掉了那份闲适和优雅,年味不知不觉中也淡了下去。
  天增岁月人增寿,春满乾坤福满门。想来,年味或许是年少时单纯的快乐,是爷爷奶奶的宠溺,是爸爸妈妈手工制作各式年货的喜悦,是一家人围坐吃饭的祥和,是那时干净的蓝天白云,是那会尚在清亮流淌的小河,是游子归家的温暖,是大家一辈子想念的妈妈亲手做出饭菜的味道,是大家对家的深深依恋,是忙碌一年后人们对自己生活的馈赠和期许!
  给岁月以文明,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!在大家无力改变大环境的情况下,守住大家心中的美好,力所能及地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,那些美好的年味或许会消失得更慢点!
  (编辑单位:长治王庄煤业)

 

新蒲京官网|8883net新浦京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